疫情推高全球债务水平 美国国债年内有望突破30万亿美元

  原标题:这个金融数据,创下了70年之最 来源:中国基金报

  危机周期和新冠疫情叠加,债务风险似乎又再次逼近。

  近四十年以来,全球几乎每10年就爆发一次债券危机,80年代有拉美债务危机(1982-1984年)、90年代为亚洲金融危机(1996-1999年),最近则是全球金融危机(2008年)。目前,距离上一次全球债务危机已近12年。

  新冠疫情无疑加速各国尤其是发达经济体的举债水平,进一步提高了高举债国且缺乏偿债能力的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公布的数字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截至7月份,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已升至全球GDP的128%,这一比例创下70多年来新高。上一次发达经济体接近这一比率还是在1946年,这一数字为124%。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今年全球债务水平可能飙升至创纪录水平,各国政府增加债务支持经济时,在财政上应保持谨慎态度。

  疫情推高全球债务水平

  美国国债年内有望突破30万亿美元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债务激增。依国际金融协会数据,全球债务在2020年第一季度与GDP之比跃升逾10个百分点,达到创纪录的331%,为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增幅。

  一季度创下全球债务与GDP比率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增长,但相当大程度是因为GDP出现萎缩,当季度全球实际债务增幅仅为1.2万亿美元,远低于2015-2019年平均2万亿美元的季度增幅。

  不过,有关债券发行的现有数据显示,自3月份以来,债务发行的步伐正在加快,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全球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和货币宽松政策。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全球债务总债券发行规模达到12.5万亿美元,创下历史纪录,而2019年的季度平均水平为5.5万亿美元。

  同时,发达市场的债务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今年一季度,包括国债等公共债务与私人债务在内,发达市场的债务占其自身的GDP的比例上升了12个百分点,其中金融部门以外的债务比例上升最多的国家是加拿大、法国、挪威和美国。

  非常时期,各国央行购买了大量政府债券,意图在经济疲软时期支撑经济增长。今年1-6月初,美国国债增长近3万亿美元,而往年全年增长不超过1.5万亿美元。据货币基金组织,截至7月份,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已升至全球GDP的128%,这一比例创下70多年来新高。

  以美国为例,美国目前约有26.6万亿美元国债,创下历史新高,现在与其本国GDP之比达到136%,而且持债还在不断上升。经济分析师预测,到2020年底美国国债还有可能进一步攀升并超过30万亿美元。

  数据来源:https://www.usdebtclock.org/

  印钞和贬值货币是摆脱债务危机最容易的方法

  美国债务规模膨胀,在疫情发生前就受到不少机构关注和预警,疫情后债务激增,美国是否能够偿还?市场有观点认为,只要美元还是世界储备货币,就不会构成问题。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里奥早在5月就指出,印钞和贬值货币是摆脱债务危机最容易的方法。

  实际上,美元作为全球唯一的储备货币,在危机时来临后“现金为王”,各经济体首先还是转向美元。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全球央行,因为它向全球提供了美元流动性。美联储通过超发促成货币贬值,可以相当程度上在全球范围内转移债务。

  高盛的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就在媒体上指出,他目前对美国沉重的债务负担和预算赤字不感到担心,主要是因为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使得目前所有借款的利息支付不足以构成太大负担。美国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接近1%,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同时,他指出,他对美元仍是世界储备货币这一事实感到欣慰。

  哈祖斯指出,日本的债务水平比任何西方国家都高,而且从未发生过财政危机。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在2008年之后发生了严重的财政危机,这主要是因为它们被“欧元”所束缚,这些欧元区国家没有自己的央行,也没有能力让货币贬值。

  新兴市场债务风险不容小觑

  单从数据对比,相对发达市场,新兴市场的债务上升幅度略低。国际金融协会指出,今年一季度新兴市场债务与GDP之比从上升了10个百分点,创历史新高。但以美元计算的债务价值还略有下降,为72.5万亿美元,主要原因是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贬值。

  不过,甚至在新冠肺炎席卷全球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对发展中国家的债务负担发出过警告,指出半数低收入国家“面临或已经陷入债务困境的高风险”。国际金融协会指出,到2020年底,新兴市场将有约3.7万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其中,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将占总债务的近17%。

  一些悲观的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很可能部分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主权债明年可能面临违约风险。目前,印度等国家的主权债被国际评级机构降级,巴西预计年底前债务将达到GDP的98%,如果这些新兴市场国家无法控制疫情,经济和税收恢复乏力,可能就会出现主权债务违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