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原标题: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来源:小债看市

  2019年,“北大三大产业集团”之一的未名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后风险逐渐传导至上市公司未名医药,日前后者评级被下调。

  01、评级遭下调

  近日,未名医药(002581.SZ)公告称,联合评级将公司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展望负面,并且将“17未名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评级调整公告

  联合评级认为,未名医药销售收入下降、期间费用高企;净利润规模较小且对投资收益依赖程度很高。其控股股东被采取监管措施、财务报表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实控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因素给信用水平带来不利影响。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未名医药仅存续“17未名债”一只公司债,当前余额7.2亿,期限为5年,票息6.7%,行权日为今年9月25日,到期日为2022年9月25日。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17未名债”基本条款

  另外,根据相关规定,上述评级调整触发“债券信用评级调整为AA级以下”情形,债券交易方式调整为仅采取协议大宗交易方式。

  8月24日开市起,“17未名债”将停牌一天,8月25日开市起复牌,复牌之日起债券交易方式调整为仅采取协议大宗交易方式,维持原有净价计价方式。

  02、被大股东拖累

  据官网介绍,未名医药成立于1998年,2015年借壳“万昌科技”上市,是未名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

  在业务方面,未名医药重点发展药物制造、新药研发、产品配送三大系统,建成完善的健康产品供给体系。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未名医药官网

  从股权结构看,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为未名集团,持股比例为26.38%,穿透后潘爱华及其一致行动人杨晓敏、罗德顺、赵芙蓉等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合计间接持有29.79%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潘爱华等实际控制人所持未名医药股份中,有99.69%股份已被质押,并且全部处于被司法冻结状态。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股权结构图

  纵观未名医药近年来的业绩,可以用“大起大落”来形容。

  2015年,未名医药借壳上市后,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提升,尤其是2016年营收同比增加67%,净利润同比提升47%达到4.18亿元。

  但是,未名医药的辉煌也止步于此,随后2017年业绩出现下滑,2018年进行资产减值后竟亏损1.04亿元。

  2019年,由于核心产品销量下滑,未名医药实现营收5.68亿元,同比下滑14.59;实现净利润6338.35万元,虽然扭亏但与前些年业绩相比只剩个零头。今年上半年,未名医药预计亏损6665.43万元-9998.15万元。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实现净利润情况

  伴随着业绩下滑,未名医药的经营获现能力也在下降。2017年以来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71亿、0.74亿以及0.48亿元,可以看出造血能力欠佳。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经营性现金流情况

  未名医药收入主要来源于“恩经复”,但近年来由于国家加大对辅助用药限制力度,恩经复的销量持续下滑。若未来神经损伤修复领域出现替代药品、辅助用药受限力度继续加大,其药品销售收入或进一步下降。

  截至今年一季末,未名医药总资产有33.63亿元,总负债9.64亿元,净资产23.99亿元,财务杠杆水平较低。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未名医药主要以非流动负债为主,非流动负债7.18亿元,主要为应付债券6.31亿元。

  截至今年一季末,未名医药有流动负债2.45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1.5亿,而其手中货币资金有9.01亿元,对短期负债覆盖性良好。

  在银行授信方面,未名医药获得银行授信总额2.1亿元,其中未使用额度0.6亿元,可以看出其间接融资渠道有待拓宽。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银行授信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由于借款收到的现金减少,未名医药在偿还大量负债后,筹资性现金流近年来首次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状态,大幅流出4.64亿元,可见其融资渠道被收紧。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除业绩下滑等经营方面困扰外,未名医药还被控股股东非法占用资金、财务报表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实控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负面缠身。

  2017年12月-2019年4月间,未名集团通过收取工程款、设备款、技术转让款等名义,通过第三方、非经营性占用未名医药两子公司资金高达5.07亿元。

  为解决资金占用问题,未名集团提出以其所持有的4项药品技术、吉林未名的全部股权抵偿占用资金本息。

  今年7月初,深交所对未名医药2019年报下发问询函,围绕大股东北大未名集团以其持有的四项药品技术来抵偿债务等问题,要求会计师做出详细回复。

  近年来,因未按规定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信息披露不准确等,未名医药已多次被监管部门或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并已被计入诚信档案,可见其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不规范。

  另外,未名医药已经连续三年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主要包括,无法对未名医药参股的北京科兴投资收益及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金额发表恰当的审计意见等。

  2016年,北京科兴控股股东科兴控股开始筹备通过私有化的方式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寻求国内A股上市,但随之而来的是北京科兴控制权之争。

  在这5年前,未名集团通过旗下控股子公司参与出资设立“北京科兴”,未名医药持股26.91%。

  2018年,未名医药就股东知情权纠纷提起诉讼并经法院作出生效判决后,在2018 年、2019 年度审计中,北京科兴同意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进行现场审计,但审计机构认为仍未能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

  北京科兴股东纠纷悬而未决,未名医药还面临实控人变更风险。

  未名集团在被采取监管措施、股权全部被冻结后,其所持股份中已有少数被债权人申请拍卖,若其不能妥善解决有关债务纠纷,未名医药还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

  据公开信息,未名医药实控人潘爱华已多次被限制高消费、未名集团及数家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总得来看,近年来未名医药虽业绩欠佳,但其更多的风险是控股股东未名集团带来的,非法占用资金、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股权被冻结等表象下,未名集团债务危机由来已久。

  03、债务危机

  未名集团成立于1992年,是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主要从事生物产业的发展和生物经济体系的建立,重点投资生物医药、生物农业和生物服务三大领域。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未名集团官网图片

  自2010开始,未名集团及子公司在国内多地开始大肆投资,耗资近千亿。而这些“生物经济示范区”、“健康产业园”等投资项目却更偏向传统房地产开发。

  于是激进投资之下,2019年中未名集团债务危机全面爆发,欠薪、债务逾期、诉讼、被列为被执行人等负面接踵而来。

  2019年8月,网上曝出安徽未名三个月未发出工资;10月未名集团百亿级项目陷入停工状态;今年1月,又有网友爆料其面临诸多违约诉讼、债务危机及众多私募基金难以兑付的巨大金融风险。

  同时,未名集团实控人潘爱华多次被限制高消费。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潘爱华等人曾被爆出学术造假,北大取消了他“北大优秀中青年学术骨干”资格,并被调离生命科学院。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

  未名集团实控人潘爱华

  据悉,目前未名集团正在资产重组,如顺利将在今年10月前完成,完成后其或与北大的资产脱钩。

  2019年末,“北大三大产业集团”另一巨头方正集团债务违约陷入危机,随后其旗下地产物业板块“北大科技园”也出现16.57亿回售违约,今年7月底北京市一中院已裁定方正集团破产重整。(后台回复“方正集团”、“北大科技园”查看原文)

  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金融去杠杆等大背景下,融资环境变化导致“借新还旧”失效,民企、国企、城投平台、校企等债务风险逐渐暴露,吹起来的泡沫被一一刺破。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2.0大机会! 北大又一家“校企”爆发危机 拖累旗下上市公司评级被下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