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来源| 小债看市

  东方明珠、金茂大厦......这些地标性建筑的缔造者南通三建,如今却深陷流动性危机。近日由于一笔3亿美元债交换要约,被穆迪视为违约遭降级。

  01违约

  9月2日,穆迪将江苏南通三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南通三建 ”)的企业家族评级(CFR)以及江苏南通三建国际有限公司发行的,由其提供担保的高级无抵押债券评级由“Caa1”下调至“Caa2”,评级展望为“负面”。

  穆迪认为,南通三建流动性薄弱,其交换要约完成具有不确定性。

  此前,8月31日南通三建发布公告称,将对即将到期的3亿美元离岸债券提出交换要约,交换金额为该券规模的20%,剩余的80%将与2022年到期、息票率10.0%的新券交换。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交换要约公告

  基本条款 

  该票据发行于2017年10月,当前余额2.98亿美元,票息7.8%,期限为3年期,将于今年10月26日到期。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票据利息已于今年4月支付,支付款项约为1170万美元。

  穆迪认为,南通三建的债务交换方案是避免违约的一种方式,鉴于公司的流动性非常弱,因此此次交易被视为折价交易,也就是穆迪定义的违约。

  截至今年6月末,南通三建账上货币资金还有26.77亿元,但其中超8成为受限资金不可动用,其资金流动性确实十分紧张。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南通三建还存续3支境内债,存续规模24.69亿元,回售及到期压力主要集中在2021年,今年将面临近1.71亿元的付息压力。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存续债券到期分布

  在国内评级方面,联合资信给予南通三建主体和相关债项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02流动性危机

  据官网介绍,三建控股创建于1958年,系以建筑施工为基础,集金融、投资、房地产、运营服务、海外经营、科技孵化六大产业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建筑企业集团。

  而南通三建主业为建筑,其拥有房屋建筑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多项一级资质及其它施工资质;具备对外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经营权、对外援助成套项目总承包企业资格。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南通三建官网

  从股权结构上看,南通三建股权较为分散,控股股东为三建控股,持股比例为73.05%,穿透后黄裕辉等8人为公司实控人,属于民营企业。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股权结构图

  2018年以来,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受国内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南通三建业绩连年下滑,陷入“增收不增利”怪圈。

  今年上半年,南通三建实现营业收入103.74亿元,同比微增1.61%;实现归母净利润3.35亿元,同比下滑10.48%,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7.42亿元。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实现净利润情况

  截至最新报告期,南通三建总资产为336.26亿元,总负债227.55亿元,净资产108.71亿元,资产负债率67.67%。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南通三建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比为81%,债务结构不合理。

  截至今年6月末,南通三建流动负债有183.36亿元,主要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和短期借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66.58亿元。

  而历年来,南通三建的流动性异常紧张,现金短债比只有0.4,随着短债规模日益增高,其自有资金与短债间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短期偿债风险激增。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今年一季末南通三建银行授信总额为93.8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16.99亿元,可见财务弹性一般。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银行授信情况

  除此之外,南通三建还有44.19亿元非流动负债,主要为应付债券和长期借款,其整体有息负债有152.48亿元,带息负债比为67%。

  负债高企、自有资金不足之下,南通三建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偿债。在融资渠道方面,其渠道较为多元,除了借款和发债,还有5次租赁融资、257次应收账款融资、两次定增以及3次股权质押。

  但是,自2019年三季度起,南通三建的筹资性现金流已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状态,2019和今年上半年分别流出15.66亿和5.24亿元,说明其融资环境恶化。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南通三建,今年甚至被曝出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今年6月,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给贵阳市委书记反映,南通三建拖欠农民工工资。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人民网《领导留言板》

  后经白云区人社局协调,南通三建才将所拖欠9名员工工资全部发放,共计15.64万元。

  另外,南通三建工程质量问题频出,所涉法律诉讼千余条,主要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和买卖合同纠纷,今年以来其已经6次被列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超2700万元。

  总得来看,南通三建业绩下滑、有息负债高企,非受限类资金十分有限,再加上2019年以来再融资遇阻,其资金链异常紧张,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03建筑业巨头

  海门建筑业历史悠久,素有“建筑之乡”美誉。

  1958年,在社会主义建设蓬勃兴起的火热年代,海门县营造合作工厂成立,同年改为“海门县建筑工程公司”,也就是南通三建的前身。

  上世纪七十年代,南通三建以建筑民兵团形式,开赴大庆油田和新疆,承担援建工程。这其中就包括黄裕辉的父亲,其因祖上传下的一手漂亮泥瓦手艺成为当时的技术尖子。

  生长在手艺之家,耳濡目染的黄裕辉初中毕业后,进入三建职工中专,边学习边实践。很快成绩优异、技术精益的黄裕辉脱颖而出,毕业后他得到一份工地计算员、资料员的工作。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南通三建董事长黄裕辉

  1984年,海门县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被列为南通市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第三公司,1985年更名为南通市第三建筑安装工程公司,1998年更名为现名。

  同时,随着国家对外开放的脚步,南通三建自1983年开始走向国际市场,至2001年其海外工程遍布亚洲、非洲、欧洲、东南亚等34个国家和地区。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 南通三建发展历程 

  1993年,22岁的黄裕辉已能独当一面,他被派往大连担任项目经理,后来又辗转大江南北,承建项目无数,还斩获鲁班奖两个。

  2004年11月,南通三建改制重组,海门市建筑工程管理局与南通三建股东办理股权交割手续后,其企业管理体制、治理模式和经营方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此后8年,南通三建经受改革的阵痛,一度陷入低迷。直到2012年10月黄裕辉临“危”受命,成为南通三建第6代当家人。

  2016年,南通三建在新三板挂牌,不过在两年后以“资本市场的长期战略发展规划”为由摘牌。

  如今,这家中国500强、建筑业龙头企业却深陷流动性危机,美元债交换要约被视为违约,其将如何从债务泥潭中爬出来?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火爆行情 南通三建3亿美元债违约 流动性危机之下债券置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