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多地暴雨洪涝,往年并不多见,对大豆影响有多大呢?

提要:近期国产大豆市场多空交织,一方面,由于南方销区的余粮库存见底,叠加国储拍卖成交量价持续回暖,现货价格止跌企稳迹象明显。但由于产区新豆上市进入倒计时,贸易商为加快陈豆出库,降价抛售,两湖地区的新季早熟豆由于价格和质量不匹配,贸易商大多持观望态度,以及低价进口大豆大量流入市场,拖累国产大豆价格。但是目前产区大豆优质大豆即将消耗殆尽,优质优价凸显,且上周台风巴威虽未能成功登录,但产区大豆正进入关键的灌浆期,一旦受到早霜危害,或有减产风险,加上关内大豆所剩无几,大多收购点已停售歇业,该地区贸易商挺价意愿犹存,利好当地大豆行情。预计在新豆大量上市之前,国产大豆行情短期或震荡维稳为主。

国储拍卖季节尾声,与新季豆平稳接轨

1、国储拍卖热情“死灰复燃”

从今年的拍卖结果来看,市场参与热情处于经历了兴奋-亢奋-回归平静-理性对待的过程。总结下今年6月12日至9月1日以来中储粮的拍卖,共经历16次,计划拍卖量为97.94万吨,实际成交70.1万吨,成交率70%,成交均价5009.31元/吨。回顾下5月至六月初正是蛋白厂在东北买粮补库的时候,而6月7日拍卖公告一出台,市场的兴奋不光是缺粮的原因,还由于中储粮一开始投放的量不及市场预期,且后续的供给量不确定,因此出现了前四拍市场“拍到即赚到”的火爆场面。但从第五拍往后,先是成交的最高价开始回落,从四拍的5570元/吨落至五拍的5520元/吨,再往后随着蛋白厂补库动作完成,成交的火爆在悄然降温,成交均价也在不断下滑,直到第10次和第11次均流拍,中储粮无奈在第11拍时讲拍卖底价分别下调了200元/吨至4900元/吨和4700元/吨,加上8月中旬后南方销区库存基本见底,因此14拍和15拍的成交才开始转好,但到了第16拍,市场参拍热再度下滑,再度呈现底价成交。

南方多地暴雨洪涝,往年并不多见,对大豆影响有多大呢?

注:绿色框为流拍的底价

据目前不完全统计,拍卖的出库量只占据总拍卖的30%~50%,由于中储粮的不断下调低价,据传有部分前期拍完粮但由于浮亏过多,只能放弃保证金弃货。对于省储大豆的9次拍卖来看,计划计划拍卖99840.53吨,实际成交了81559.36吨,余下18281吨,余下后三次由于中储粮下调低价的原因持续流拍。而今年央储大豆的两次拍卖均流拍。总结来看,中储粮+黑龙江省储+央储拍卖一共是27次拍卖,共成交了81.69万吨。

国储拍卖季节尾声,与新季豆平稳接轨

2、中储粮清库意味明显

从中储粮8月21日的第13拍开始,将黑龙江省拍卖拍卖标的库和交货库并不在同一地点,为了方便运输,可看出中储粮腾库出清陈粮的决心。从中储粮的操作上看,调低底价也是为了向新季大豆开秤价格靠拢,以防止价格出现断崖式的下跌,其实中储粮调低价格也是为了市场平稳过度,使新季和旧季价格平稳接轨,利于市场的稳定运行,中储粮调节市场的功能和节奏开始发挥。从目前拍卖的节奏来看,今年大豆拍卖或许会延续至今年9月中下旬新粮上市前。市场大豆供应将增多,而大豆需求未能有所改善,前几轮参拍的贸易商急于抛出手中库存“甩单”,报价持续下调,不利于国产大豆行情,中储粮调低价的效应近期在产区现货上集中显现,目前黑河嫩江县17年中颗粒2.43元/斤,18年中颗粒2.35元/斤,19年中颗粒车板价2.72元/斤;哈尔滨巴彦县2017国储中粒2.4元/斤,大粒2.55元/斤。2017/18的国储豆价格近期有止跌企稳的态势,预计短期价格震荡维稳,但2019年的陈豆价格依然相对坚挺。

南方产区洪涝对产量影响预计有限

6月至7月上旬,南方地区暴雨频发,强降雨覆盖范围广、落区重叠度高、暴雨过程多、持续时间长、累计雨量大、极端性强,长江流域区域平均降水量达1981年以来同期最多,江苏、安徽、湖北、浙江、湖南、江西、贵州、重庆等省遭受暴雨洪涝灾害,农业生产受到一定影响。

在受灾的省份中,安徽+湖北+江西这三个省的大豆产量之和大约占据全国大豆总产量的10.03%,但是因为种植区域不同,受灾的严重程度也不一样。作为全国大豆产量第三大的省份安徽,这几年产量大约在100万吨左右,占全国总产量的5%,安徽大豆播种基本集中在皖北的平原一带,虽说是平原,但皖北地区没有太大的河流,大豆基本都种在地势较高的土壤不肥沃的地块,一般来说,如果是在高温少雨的年景,大豆有可能会减产,但是在降雨偏多的年景,对于大豆这种喜水的植物,其实不会雨太大影响,加上安徽地区全年的积温高,所以说暴雨对安徽的减产充其量也就10~20万吨的量级,放在全国影响其实很小,至于江西和湖北的产量就更少了。因此综合来看,这三个省大豆产量占比在全国来看并不算大,预计南方洪水造成大豆减产幅度颇为有限。

另外,今年第8号台风“巴威”虽登陆黑龙江未果,但跟随其后的9号台风“美莎克”有可能伴随短时强降雨、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预计将对东北地区处于产量形成关键期的秋收作物以及设施农业、畜禽养殖等造成不利影响。渍涝灾害会导致进入灌浆期的玉米、大豆出现秕粒;大风将导致玉米等高秆作物发生倒伏,不利于后期产量形成,加上今年早霜天气未明,后期仍有潜在利多,但短期预期价格仍以弱稳为主。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火爆行情 南方多地暴雨洪涝,往年并不多见,对大豆影响有多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