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益且风险可控?俄罗斯政府债、巴西企业债为何受热捧

  原标题:高收益且风险可控?俄罗斯政府债、巴西企业债为何受热捧 来源:第一财经

  美联储宣布购债计划以来,美债受到国内外投资者追捧,令其收益率不断下降。于是乎,部分追求更高收益同时又想适度控制风险的全球债市投资者,开始转而买入俄罗斯政府债券和巴西企业债。

  外国投资者涌入俄罗斯政府债券

  7月以来,受到俄罗斯政府债的高收益率以及比其他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更加强劲的财政实力吸引,全球投资者开始涌入俄罗斯政府债券市场。

  “一旦你根据宏观经济基本面进行调整,以卢布计价的俄罗斯政府债券的实际利率就非常高。”资产管理公司Carmignac国际债券团队基金经理穆阿瓦德(Joseph Mouawad)称,“俄罗斯政府债实际上是我们目前最偏好的新兴市场债券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球央行纷纷降息并推出刺激措施,使得各国的债券实际收益率,即经通胀预期调整后的债券收益率大幅下降。在许多发达经济体,主权债券的实际收益率已触及历史低点或变为负值。

  截至28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基准10年期俄罗斯国债的收益率为6.145%,而俄罗斯的通胀率约为3%左右。在全球投资者看来,很少有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能够提供与俄罗斯债券相当的实际收益率,而能提供类似收益率的新兴经济体政府债券的投资风险又往往更高。

高收益且风险可控?俄罗斯政府债、巴西企业债为何受热捧

  与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相比,俄罗斯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相对较低。近年来,俄罗斯还努力增加其央行储备。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俄罗斯严重依赖石油出口,但俄罗斯央行在管理货币方面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俄罗斯允许卢布贬值,并调整利率来对抗通货膨胀。

  “他们有一种存钱的心态,他们一直在存钱以备不时之需。”投资公司(Federated Hermes)分析师瑞特(Jasper Wright)表示,自己因此布局了俄罗斯政府债券。

  俄罗斯近年来致力于提高俄央行可信度的努力也已取得成效。俄罗斯还定期与非本国居民投资者保持常规沟通,解释对卢布计价的政府债券以及欧元债券的供需方式。

  俄罗斯央行的数据显示,非俄罗斯本国居民目前已持有数十亿卢布的俄罗斯政府债。即便在债券发行量增加的情况下,截至7月1日,在所有发行政府债券中的占比达30.6%,从今年年初开始稳步上升。

  俄罗斯政府债券具有抵御油价波动的能力也是受到追捧的另一个原因。

  ”过去一年左右,我们普遍看好俄罗斯。”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经济学家及投资组合经理纳兹利(Kaan Nazli)表示,“主要是因为他们在经济政策上相当认真。”

  与某些中东石油出口国的货币与美元挂钩不同,俄罗斯卢布的汇率主要是浮动的,这有利于其适应不断变化的油价。“在(支撑某国)的主要商品以美元计价的情况下,卢布的这种灵活性将令其得以贬值。如此一来,该国预算中的石油收入就不会改变。而相对的,墨西哥湾产油国、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在油价下降40%的情况下,石油收入就将下降40%,因为他们的汇率与美元挂钩。”纳兹利称。

  不过,也有投资者警示称,如果俄罗斯债券发行量继续增加,可能会带来潜在风险。虽然卢布的灵活性对经济有利,但卢布今年以来已贬值了16%,对于那些将持有的债券转换为美元的国际投资者来说,卢布如果继续贬值或将抵消俄罗斯债券的收益。

  巴西企业债同样“吸金”

  在新兴经济体债券中,除了俄罗斯政府债,巴西的企业债近期也得到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根据巴西金融与资本市场协会(The Brazilian Financial and Capital Markets Association)的信息,巴西本地企业在7月发行了7笔美元计价的企业债,总计3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8%。而6月时,巴西仅发行了2笔企业债,4、5月时一笔都没有。与此同时,巴西企业年初至7月共从国际投资者处筹集了18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7%。

  与俄罗斯企业债类似,巴西企业债同样具有高收益和相对较低风险的优势。

  巴西国有石油巨头巴西石油公司((Petróleo BrasileiroSA, PBR)、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公司(Vale SA)和南美化工巨头Brasekem SA分别于6月和7月发行了债券。

  巴西石油公司首席财务官阿尔梅达(Andrea Marques de Almeida)称:“全球如今陷于利率过低的境地,因此,持有那些具备坚实基础的公司高收益债券的机会吸引了他们(全球投资者)。”

  巴西石油公司在6月发行了两笔企业债,总计32.5亿美元。一笔将于2031年到期,票面利率为5.6%,而2050年到期的债券年化利率更高达6.75%。

  全球资产管理公司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新兴市场债券负责人贾格(Tim Jagger)表示,与同等风险的美国或欧洲同类企业债相比,巴西公司发行的企业债最多可以多2个百分点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由于巴西企业(的基本面)被低估,发行的企业债相对于主权债存在巨大溢价,但其实两者的违约可能性非常接近。”贾格称。

  投资者还认为,与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相比,巴西的违约风险较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巴西的企业债务相当于GDP的42%,与俄罗斯和印度的水平相当,低于中国的153.6%和美国的74.5%。

  增加巴西企业债对国际投资者吸引力的因素,还包括巴西企业债发行人涵盖各个行业领域,如能源、采矿、食品供应、零售等。

  “投资者可以进行分散投资而无须考虑不同的主权风险,这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很少见。”加拿大皇家银行财富管理公司(RBC Wealth Management)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策略师巴蒂亚(Atul Bhatia)认为,“(投资者)寻求收益时,巴西应是第一吸引人的国家”。

  管理着2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公司American Century Investments的投资组合经理阿杰里(Abdelak Adjriou)也认为巴西的基本面比较理想,该机构目前持有500万美元的巴西企业债。

  “我个人偏好(像巴西这样的)出口型经济体,因为能受益于本地货币的疲软以及中国等已从疫情中复苏的国家。今年以来,巴西雷亚尔对美元已贬值了约四分之一,这使其出口产品更具竞争力,并适度缓解了由疫情带来的衰退。”他称,“这是(巴西)有史以来首次在低利率、货币贬值、不存在通胀威胁的情况下进入一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