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跨月14天逆回购罕见重启 市场对是否变相“加息”看法不一

  原标题:临近跨月14天逆回购罕见重启,市场对是否变相“加息”看法不一

  临近跨月,央行逆回购操作保持常态化之下,出现了新情况。自8月21日以来,央行已连续3个工作日进行了14天期逆回购操作,引发市场担忧,此举究竟是为了“锁短放长”还是放长线以维稳资金面?

  北京某券商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近期大家讨论比较多的是,央行此时开展14天期逆回购操作,是否会重现2016年8月的情形,即通过“锁短放长”,抬升资金利率,变相“加息”。

  事实上,这种担心在市场上已有所体现。自近期14天期逆回购重启操作后,债券市场明显走弱,期债显著下跌。最新数据显示,8月26日,国债期货高开后窄幅震荡,午后临近尾盘转跌,截至收盘全线收跌,3个合约均创去年末以来新低。

  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14天逆回购的重启并不意味着变相“加息”再现,同时本次重启14天逆回购的环境也与2016四季度起有明显的不同。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对记者称,当前还未到货币政策转变的时点,14天逆回购操作再现更多是出于维稳月末资金面的考量,月末资金利率从高点回落后可能扭转市场“加息”的预期和担忧。

  14天逆回购重现

  逆回购操作是央行对冲短期流动性扰动的主要工具。据Wind数据统计,从8月7日恢复逆回购操作至8月26日,央行已连续13个交易日开展逆回购操作,累计操作量达1.83万亿元,对冲到期量后,实现净投放1万亿元。

  从操作期限上看,央行逆回购操作主要以7天期为主,但近期,从8月21日到25日,央行连续3个工作日进行了14天逆回购操作,操作规模分别为500亿元、600亿元和500亿元。

  前述券商分析师对记者称,央行此时在公开市场上连续进行14天期资金的投放,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市场的担忧。这主要是由于,近年来除了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底以外,14天及以上期限逆回购投放主要集中于春节前后、季末、年中和年末,而于8月末集中出现的情况较为少见。

  “这难免会唤起市场对于2016年8月的记忆。”前述券商分析师说道。此前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引导资金“脱虚入实”,诸多监管措施陆续出台,在此背景下,8月底起央行开始频繁启用14天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投放资金,在缓解流动性供需压力的同时,通过“锁短放长”抬高综合资金成本,这背后是货币政策的转向。

  随后,自2018年三季度起,银行间流动性处于充裕状态,14天逆回购操作仅用于摆渡季末和春节期间流动性,维稳特殊时点的资金面。“而本次重启14天逆回购打破了2018年三季度以来的操作规律,引起了市场的猜想。”明明称。

  一方面,此时并非季末时点;另一方面,在8月25日,即7天回购已经可以完成跨月情况下,央行再次操作14天逆回购并不存在维护月末资金面的必要性。“回顾2018年三季度以来,即便在季末时点也很少出现在25日之后仍然有14天逆回购操作,”明明说,“这也是本次14天逆回购操作的特殊之处。”

  在货币政策逐步回归常态化、债券利率横盘已久的背景下、央行的这一操作引发了市场对于央行锁短放长、抬高资金利率、变相“加息”的担忧,债市明显下跌。8月26日,国债期货全线收跌,10年期主力合约跌0.21%报97.71元,5年期主力合约跌0.20%报99.61元,2年期主力合约跌0.06%报100.195元,均创2019年12月20日以来新低。

  另在资金市场上,在央行持续流动性投放之下,近期资金利率有所下行。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收盘,银存间质押式回购里利率方面,DR001加权平均利率报1.6145%,较前日下降了31.17BP,DR007加权平均利率报2.1799%,较前日下降了3.33BP;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方面,短期限Shibor明显回落,隔夜品种下行33.9BP报1.63%,7天期品种下行1.9BP报2.222%。

  并不等于变相“加息”

  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并不必对14天逆回购操作的重现过度解读。业内的共识是,本次重启14天逆回购的环境与2016四季度起有明显的不同。

  明明称,“相比2016年四季度起央行主动收缩货币政策去杠杆、防空转的目的,当前货币政策并没有收紧的动力。”目前,去杠杆、防空转已经通过引导资金利率回升、打压结构性存款基本完成,资金利率也回到以政策利率为中枢运行。

  另外,本轮央行资金投放还有一个特点,即是7天期资金和14天期资金都在净投放。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称,这与2016年有着明显区别,当时央行是一边在净回笼7天逆回购,一边在净投放14天逆回购,如2016年8月央行净回笼2150亿7天,9月净回笼3950亿7天,而同期分别净投放2600、1800亿14天逆回购。

  相较之下,近期央行则是在投放7天资金的基础上适量提供了14天资金。“2016年8-9月央行持续少量投放14天资金,后续也可以继续观察本轮央行投放14天逆回购的持续时间和规模,若持续时间短且规模较大,则无需过度担忧央行政策态度的转变。”屈庆说道。

  至于开展14天逆回购操作的目的,多数观点认为是为了辅助流动性对冲。前述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通常而言,央行投放14天及以上期限逆回购的原因主要包括维护阶段性流动性稳定、对冲金融机构缴准、对冲财政因素扰动等。结合8月的流动性缺口来看,此时进行14天逆回购操作更倾向是放长钱维护资金面平稳。

  天风证券研报也提及,考虑到8月有大量政府债券(主要是地方债)发行,当前进行14天逆回购投放很可能与此有关。这从历史经验中也可观察到,2016 年、2017年和2018年4、5、7月央行进行14天及以上期限逆回购投放时,都有大规模政府债券净融资。

  明明亦称,8月政府债券集中发行、财政支出节奏放缓导致了巨大的流动性缺口,DR007自8月中旬起便持续高于政策利率2.2%,资金面紧张程度超过疫情后所有时期。“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包括7天和14天逆回购操作,目前看仍然是以补充流动性为主,而非变相‘加息’。”

  另对于市场对货币政策转变的担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货币政策还未到收紧的时点,这从央行近期表态中也可窥得一二。下一阶段货币政策要支持经济向潜在增速回归,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精准导向作用,推动降低综合融资成本。这意味着,后续企业贷款利率大概率还会进一步下行,而要实现贷款利率下行,仍需维持相对宽松的资金面环境。

  未来,随着央行持续的大额流动性投放,将逐步缓解市场资金压力。在此背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