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2万亿元直达资金到哪了?咋花的?财政部给出最新答案

  原标题:中央2万亿元直达资金到哪了?咋花的?财政部给出最新答案

  为支持地方落实“六保”任务,中央财政首次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将新增的2万亿元资金直达市县基层。这笔巨额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因此备受市场关注。

  8月26日,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截至8月中旬,在实行直达管理的1.7万亿元资金中,98.5%的资金(1.674万亿元)已下达分配至各省级财政。省级财政已将其中93.3%的资金(1.558万亿元)下达至市县财政。市县财政收到直达资金已经细化落实到具体项目总规模为1.451万亿元。1.7万亿元直达资金中实际支出5097亿元。

中央2万亿元直达资金到哪了?咋花的?财政部给出最新答案

  许宏才认为,采用直达的方式,资金下达进度明显加快,资金安排和使用效率大幅提升。这为各地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有力保障,对投资、消费,也包括进出口,都会产生积极作用。

  4个月内2万亿资金如何直达基层

  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为了使经济重回正轨,积极财政政策发力,其中一大关键举措正是中央财政通过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和1万亿元普通国债,筹集2万亿元资金全部给市县基层政府,并通过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让这笔钱尽快直达基层,用于困难企业、居民、疫情防控等。

  这一举措在5月底全国两会披露之后,财政部大概花了20天时间,完成了直达资金相关制度规则等工作。6月底之前,财政部将具备条件的直达资金全部下达各地。当然由于这2万亿元资金需要发债筹集,因此直达资金真正下达的额度和使用情况备受外界关注。

  许宏才在上述发布会上详细公布了直达资金进展情况。他表示,在实行直达的2万亿元中,3000亿元用于支持新增的减税降费,这个由税务部门精准落实,通过财政减收来体现。另外1.7万亿元是通过财政支出体现。

  截至8月中旬,中央已下达分配的1.674万亿元,占1.7万亿元的98.5%,还剩下1.5%约260亿元未下达至各省。

  许宏才解释,这主要是为后续的疫情防控留点钱,以及中央单位养老保险的一些补助政策要落实,有些地方的账还没有完全算清楚,这两部分的钱,需要保留一小段时间,根据进展及时下达。

  各省级财政收到中央下达的1.674万亿元后,实际分配至市县基层财政情况如何?

  许宏才表示,截至8月中旬,省级财政分配下达了1.558万亿元,占中央已经下达资金的93.3%。

  他解释,省级财政留下来的6.7%资金,主要是按照规定比例预留待分配的抗疫特别国债资金902亿元。中央允许地方在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总量中预留不超过20%的钱,用于后续有可能发生的抗疫支出等。

  “这902亿元如果剔除掉,地方下达资金的比例占中央下达资金的98.7%。这个比例很高,只有1.3%没有下。每个省份都有一些具体的账,有一些特殊的事项在审核、报批,有些账还没有算清楚,这些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应该说下达率非常高。”许宏才说。

  市县级财政收到省级巨额直达资金后,只有落实到具体项目上,才能真正把这笔钱花出去。

  许宏才表示,从市县财政情况看,省级财政下的1.558万亿元当中,市县财政已经细化落实到具体项目1.451万亿元,占省级已经下达资金的比例是95%,还有5%暂时没有落实到项目,可见整个安排机制很快。

  那么地方在收到中央财政直达资金后,真正花出去有多大规模?

  许宏才介绍,截至8月中旬,在1.7万亿元当中已经形成实际支出5097亿元,其中市县基层支出4888亿元,占比95.9%,体现了资金直达基层的政策效果。市县两级,市级占14.5%,县级占81.4%,另外省级支出4.1%。

  此次直达资金强调省级不得截留,为何省级还会有相应支出?许宏才解释,这主要是按照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要求,养老保险的补助经费要实行省级统筹,基层的养老补助资金也是要统筹到省级列支,即基层的养老支出也反映在省级。另外省级支出当中还有一些是普惠金融发展专项资金,用于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贷款贴息,由于贷款贴息是贴给具体企业的,部分支出需要省级跟有关企业算账,必须列在省级。

  1.7万亿资金虽然基本下达至基层政府,但实际仅花出5000多亿元,如何看这个进度?

  许宏才表示,如果按照支出进度测算,实际支出的5097亿元占中央财政已经下达资金的比重是30.5%,高出序时进度2.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从下达时间算起到年底,现在的实际支出进度,比按照时间均匀分布来算,大概高出2.7个百分点。由于初期有很多准备工作,直接按照时间均匀分布计算不一定很合理,即使这样比较,仍快于序时进度。

  直达资金重点支持5个方面

  如此巨额的直达资金究竟花在哪里?

  在上述发布会上,财政部预算司司长李敬辉回应说,资金重点用于五大方面,即支持开展常态长效疫情防控;支持帮扶企业保市场主体;支持帮扶群众保居民就业;下沉财力保基层运转和集中财力支持重大项目建设。

  为做好疫情防控,部分地方将直达资金用于疫情防控支出。比如湖北武汉市安排了47.26亿元,支持11个中心城区医院改扩建和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天津等地安排资金用于疫情防控物资采购和保障大规模核酸检测费用支出。

  保市场主体和保居民就业是此次“六保”任务的重点,直达资金自然重点投向这两大领域。地方保市场主体,主要采取贷款贴息、援企稳岗、补贴补助等措施,落实纾困惠企政策。李敬辉表示,据不完全统计,上述政策措施已支出资金超过了140亿元,惠及中小企业近8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万户。保居民就业相关政策措施已经支出资金超过150亿元。

  比如,山东部分市县为企业发放稳岗补贴,稳定就业岗位;四川安排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资金,对贫困劳动力、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等群体开展免费职业技能培训。

  保基层运转是今年财政工作的一条底线。李敬辉表示,这次要求直达基层,包括加大对基层财力支持力度,兜牢兜实“三保”底线,确保基层正常运转。如云南将直达资金184.2亿元纳入对下财力性转移支付,增幅比上年高了23.2个百分点。

  直达资金来源于政府举债,尤其是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最终大部分需要地方偿还本金,因此大部分资金投向基础设施建设,支持重大项目建设,通过项目收益来偿债。

  李敬辉表示,通过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支持公共卫生体系、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应急物资保障体系、产业链改造升级等重大项目建设,积极发挥资金对产业链、投融资的撬动效应。

  为了进一步用好管好直达资金,李敬辉表示,下一步财政部将盯紧直达资金使用,加强直达资金监管,强化问题整改落实,并及时评估完善政策。

  比如,针对地方反映的一些直达资金具体操作问题,财政部已经发文明确,包括允许地方将预计年内难以形成实际支出的直达资金,调剂用于其他具备条件的项目,减少资金闲置沉淀;允许地方将抗疫特别国债资金用于弥补前期已经发生的抗疫经费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