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原标题:首暴雷!“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来源:小债看市

  在天房集团深陷债务危机两年后,其子公司天津房信也首现债券违约,天津区域风险飙升,再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

  01违约

  8月25日,天津市房地产信托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房信”)公告称,公司由于现金流短缺以及筹融资渠道受限等原因,无法按时偿付“16房信01”本期债券利息及回售本金,涉及回售金额2亿元,利息1580万元。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未能兑付公告

  据公开资料,“16房信01”发行于2016年8月,当前余额2亿元,票面利率为7.9%,期限为5年期,附第3年末、第4年末发行人票面利率调整选择权和投资回售选择权。

  公告显示,“16房信01”回售有效期登记数量为20万手,回售金额为2亿元,债券兑付利息及回售本金的日期为2020年8月24日。

  《小债看市》注意到,这是天津房信首次出现债券违约,目前其存续债券7只,存续规模36.59亿元,债券到期日主要集中于2021年,到期兑付压力较大。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存续债券到期分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6房信01”由天房集团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而天房集团已于2018年爆发债务危机,其已多次被债权人申请财产质押保全,所持天房发展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目前,天津房信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16房信01”等相关债项信用等级均为AA+。

  02资金链紧张

  据公开资料,天津房信成立于1993年,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房地产经营管理、房产交易、修建装饰等。

  从股权结构上看,天津房信是天房集团全资控股子公司,穿透后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天津市国资委。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股权结构图

  2015年以来,天津房信营业收入和业绩连年下滑,甚至在2018年巨亏13.08亿元,当年实现营业收入44.7亿元,同比下滑29.85%。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天津房信和天房集团均未披露2018年和2019年度审计报告,天津证监局已对其出具警示函。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实现净利润情况

  截至2018年末,天津房信总资产为293.68亿元,总负债274.38亿元,净资产仅剩19.31亿元,资产负债率93.4%,净负债率高达195%。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天津房信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比为62%。

  近年来,天津房信的流动负债迅速攀升,2018年中已达到166.72亿元,主要为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和短期借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55.93亿元。

  而相较于短期负债,天津房信自有资金明显不足。其账上货币资金只有27.39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5,即使加上经营性现金流也不足以覆盖短债,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其实,天津房信流动性吃紧状态由来已久,其自有资金与短债间一直留有不小的资金敞口。

  而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2017年6月末,天津房信银行授信总额为94.25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0,可以看出其财务弹性很差。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银行授信情况

  除此之外,天津房信还有百亿非流动负债,主要为长期借款47.42亿元,应付债券40.15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近150亿,带息负债比为55%。

  不断推升的有息负债,致使天津房信2017年利息支出3.4亿元,财务费用合计2.21亿元,数据远高于往年,对利润形成较大侵蚀。

  盈利能力下滑、负债高企之下,天津房信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外部融资。在融资渠道方面,除了发债和借款,其还有1次租赁融资,两次应收账款融资以及17次股权质押融资。

  然而,2017年以来由于外部融资收紧,天津房信取得借款现金骤降,其筹资性现金流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2017和2018年上半年分别流出42.44亿和5.81亿元。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多重压力下,天津房信积聚的债务风险逐渐暴露,目前已涉50余起法律诉讼,4次限制消费令以及近30次被执行人记录。

  今年以来,天津房信已1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2.7亿左右。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被执行人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房信还多次因为财报披露问题,被监管部门处罚。

  2018年末,由于2016和2017年财务数据披露不准确,天津证监局对天津房信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2019年10月又因未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被出具警示函的。

  为了摆脱危机,今年8月天津房信传出欲转让二级子公司股份消息。

  据天津产交所公告显示,天津房信等39人拟转让其持有的天津市房信供热有限公司100%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2204.63万元。

  总得来看,天津房信资金链一直较为紧张,近年来在业绩欠佳和外部融资收紧双重作用下,其流动性风险逐步暴露,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03天房集团债务危机

  而在两年前,天津房信的母公司天房集团,坐拥2000亿资产的房企巨头突然爆发危机,令市场错愕。

  天房集团是天津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和天津市城市建设的重要参与主体之一,其房地产开发业务涵盖住宅开发建设、酒店及综合体开发建设,代建及施工业务涵盖市政工程建设等领域。

  天房集团前身是1981年成立的天津市建设开发公司,2014年5月,由原天津市房地产开发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房信资产重组而成。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

  天房集团官网

  2016年以来,天房集团陷入连年亏损的怪圈,且亏损额越来越大。

  截至2018年年中,天房集团总资产2027.03亿元,总负债1973.43亿元,净资产53.6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36%。

  由于债务规模庞大,2017年天房集团开启混改之路,不过期间一波三折。

  2017年6月和2018年4月,天津市国资委曾两次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公布天房集团混改方案,均拟引入战略投资者,持有天房集团40%-65%股权。

  2018年12月,天津市与保利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将以携手推动天房集团高质量发展为目标,由保利集团派出涵盖管理、财务、工程、运营等领域专业团队对天房集团实施共管,导入先进体制机制,以管理融合促进提质增效。

  但是,次年4月又有市场传言称保利集团已退出天房集团的共管状态,即退出天房混改。

  混改悬而未决,天房集团的债务风险却早已暴露。

  2018年5月,中信信托一则《中信·天房2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次临时信息披露报告》,将天房集团的债务危机公之于众。

  当年8月,天房集团董事长邸达和总经理熊光宇,两人同时免去职务。

  近两年,天房、天物等天津大型国企接连陷入债务泥潭,天津区域风险飙升,当地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背后盲目举债、风控等问题值得深思。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2.0大机会! “天津房企”2亿债券违约 母公司天房集团债务危机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