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原标题: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土崩瓦解,宁夏首富身陷囹圄

  来源:小债看市

  历时一年半,宝塔集团票据诈骗案终于有了最新进展,而宁夏首富孙珩超一手创造的石化帝国已经土崩瓦解。

  01、280亿票据诈骗

  8月24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塔集团”)及孙珩超等犯票据诈骗一案。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银川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以来宝塔集团开始出现大规模亏损,被告人孙珩超作为董事长,明知该集团不符合申请设立财务公司的资格,为解决宝塔集团资金短缺问题,仍然筹建财务公司。

  2016年4月,宝塔财务公司成立,孙珩超指使其通过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方式进行融资。

  2016年4月-2018年10月31日,宝塔财务公司共计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票据49522张,票面金额284.60亿元,至案发未兑付银行承兑汇票27064张,未兑付金额171.29亿元。

  《小债看市》注意到,宝塔集团债务危机爆发于2018年5月,彼时宝塔财务公司承兑的大量汇票出现到期无法兑现现象

  随后,宝塔集团票据问题愈演愈烈,直到2018年11月公安机关通报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次月其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自此“宝塔系”通过票据诈骗的真相浮出水面。

  02、自掘坟墓

  据公开资料,宝塔集团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以石油化工为主,向煤化工、气化工、煤油化工一体化和产、学、研相结合的民营石化企业,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385位。

  宝塔集团拥有七大产业集团,以及一家上市公司宝塔实业(000595.SZ),但今年7月宝塔实业已被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重整。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从股权结构上看,孙珩超直接持有宝塔集团43.79%股份,宁夏泰瑞智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2.1%,而孙珩超对其拥有控制权,穿透后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孙珩超。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股权结构图

  2011年,宝塔石化借壳西北轴承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后改名为宝塔实业

  然而,2013年以来宝塔实业业绩连续亏损,2013和2015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亿和-1.37亿元,同时经营活动现金流也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经营获现能力持续恶化。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实现净利润情况

  此后数年,宝塔实业一直在玩“两亏一盈”的保壳游戏,在暂停上市的边缘疯狂试探。

  2013年,宝塔实业总资产仅10.56亿,而总负债却高达7.8亿,财务杠杆水平常年保持在70%以上,存在较大债务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2013和2014年由于流动负债增长较快,宝塔实业流动资产已无法覆盖流动负债,其短期偿债能力堪忧。

  另外,宝塔实业账上货币资金十分有限,现金短债比小于1,常年无法覆盖短期债务,存在较大短期偿债风险。

  业绩亏损、造血能力差、资金短缺之下,孙珩超急需外部资金补血。宝塔实业虽是上市公司,但其融资渠道却很狭窄,除了银行借款外,只有两次定增以及两次股权质押融资。

  在股权质押方面,截至2019年2月,宝塔集团所持宝塔实业股票质押率为23.39%,看似股权质押率并不高,那是因为从2016年起因为合同纠纷,宝塔集团所持股权已全部被轮候冻结,股权再质押受限。

  而从宝塔集团层面看,虽然业绩尚可,但其流动性紧张,从2015年起自有资金便无法覆盖短债。在银行授信方面,宝塔集团未使用授信额度较少,备用资金不足。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银行授信情况

  “屋漏偏遇连阴雨”,资金链紧张的宝塔集团外部融资也遇到问题,自2016年起其筹资性现金流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2017年甚至大幅流出62.97亿元。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于是,孙珩超想到了成立财务公司助力融资,2016年宝塔财务公司成立后,大量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粉墨登场。

  除了财务公司,宝塔集团还成立了宝塔金控,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投资或入股的金融机构从银行、券商到保险经纪、小贷、商业保理、私募基金等几乎无所不包。

  截至2018年三季末,宝塔集团总资产有668.5亿,其中净资产327.94亿元,而其造假票据规模相当于净资产的85%,债务黑洞十分庞大。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宝塔集团主要流动负债以为主,占比76%。截至2018年三季末,其流动负债有259.35亿元,主要为应付票据164.1亿元。

  近年来,有了源源不断的融资渠道,宝塔集团除扶持宝塔实业外,还在金融领域大搞投资收购,激进扩张后遗症逐渐显现。

  最终纸包不住火,在财务公司成立两年后,宝塔集团票据暴雷,后宝塔实业也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670亿资产的“宝塔系”轰然倒塌。

  03、宁夏首富跌宕人生

  孙珩超出身于一般家庭,1983年从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宁夏中卫县检察院工作,一年后调入兰州大学任教,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1993年,孙珩超离开高校“下海经商”,创办甘肃商务代理公司,出任甘肃省商务联合会会长,却在两年后因100多万贷款未收回被法院封大门。

280亿票据诈骗!“西北最大地炼”宝塔集团土崩瓦解

  宝塔集团董事局主席孙珩超

  1997年,还清债务的孙珩超回到老家宁夏,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宁夏国营南梁农场化工助剂厂。在他的经营下,不到半年工厂竟起死回生,营收翻了三倍。

  1998年,国家整顿地炼厂,加工能力100万吨/年以上的大多划归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两大国有石油公司,加工能力不足100万吨的面临关停并转。

  而受益于法学出身、在机关待过的政治敏感,孙珩超从报章的字里行间嗅出商机,调用一切资源扩张工厂、加装设备、提升技术、严抓环保。

  自90年代末至今,宝塔石化的炼油规模从最初3万吨、5万吨,一路飙涨至500万吨、1500万吨、2300万吨,完成了一次次鱼跃。

  在发展炼化业务同时,孙珩超还伺机并购、投资、开发了众多酒店、油田、煤田、湿地等优质资源,在多条业务上齐头并进。

  2015年,宝塔集团成为西北首家、也是西北唯一一家获得原油使用资质的民营石化企业,取得进口原油配额616万吨/年。

  至此,“宝塔系”已形成以石化为主,拥有100多家子公司、200座加油加气站、1.5万员工、670亿资产的宁夏民营企业龙首,西北第一炼化巨兽。

  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大,孙珩超身家暴涨,2010和2016年两夺“宁夏首富”,2018年胡润百富榜其身家超过15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从三尺讲台走下来的孙珩超创办银川大学,该校是宁夏最具规模的本科院校之一。

  从大学教授到宁夏首富,再到锒铛入狱,孙珩超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而“宝塔系”起家于炼化,却在激进扩张中死于金融,不禁令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