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将如何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和能源行业?——特朗普与拜登的政治经济政策差异

【导语】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只余不超过100天的时间。越发白热化的选情也成为全球经济和大宗商品市场波动性的重要来源。两党参选者截然不同的政治、经济政策,也将为能源行业的格局与大宗商品市场的未来走势,带来更持久而深远的影响。

一.特朗普与拜登主张的差异化

在当前割裂性更强的美国社会环境下,两党竞选人在诸多领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政策主张。特朗普与拜登的主张在9个关键领域存在巨大的不同,其中环保与能源领域,金融领域,贸易领域与对华政策方面,均与大宗商品市场未来走向息息相关,需要重点关注;而医保、移民、教育等虽然也会通过各种渠道间接影响大宗商品市场,但影响力相对有限。现将与大宗商品和能源市场有关的政策区别总结如下:

美国大选将如何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和能源行业?——特朗普与拜登的政治经济政策差异

另一方面,两党竞选人都倾向于加大基建,加强科技企业反垄断调查与网络平台内容审查。

二、美国大选对能源等商品市场的影响

1、大选前选情对商品市场的短期影响

短期来看,历史数据显示,焦灼的选情带来的最大影响是增加经济的不确定性,各大类资产均将呈现更大的波动性。然而,配合疫情后美联储放松的货币政策导致的美元走弱,将显著增加资金的避险需求。而部分大宗商品,特别是贵金属和原油,提供了作为优质避险资产的价值。2020年下半年见证了贵金属的惊人涨幅,原油也在全球经济不振需求萎靡的情况下,走出上半年价格战带来的阴霾,价格上行,资金的避险需求可以看作重要原因。

2、大选结果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放眼大宗商品市场,最有可能被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影响其前途命运的行业就是能源行业。

首先,拜登政府倾向于重新进行伊朗核谈判,并可能放松对伊朗出口石油的制裁。这或许会造成高达200万桶/日的伊朗原油重新流入市场,并为当前和预期的原油价格上涨数据划上句号。伊朗当前的原油出口量不超过20万桶/日,而在特朗普政府的制裁开始之前,该数字为250万桶/日。即使制裁放松的情况下伊朗恢复产能的速度仍不确定,毫无疑问由于制裁和新冠疫情,伊朗积累了大量的石油库存。在拜登当选且取消制裁的情况下,这部分库存将涌入市场,很大程度上冲销掉2021年恢复的需求对原油价格的支撑作用。

其次,大选结果直接影响未来能源产业的反战。红蓝两党都将能源/环保政策放在政策主张中的核心位置,而两党的政策取向却南辕北辙。

拜登主张推行“绿色新政”,号召大力布局新能源,限制化石能源的使用。拜登如若当选,会美国油气产业形成巨大的利空。拜登团队提出的能源相关政策包括:

第一,到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一是到2030年,美国将电动汽车充电桩总量提高到50万个。二是政府停止对化石能源提供补贴。三是成为ARPA-C的新能源支持政策,提供超过400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技术研究与发展。

第二,对于在公有土地上开发石油和天然气的环境限制:拜登政府承诺禁止"在公共土地和水域允许新的石油和天然气许可"。该限制涉及到阿拉斯加州北极圈内地区和墨西哥湾东部地区,均有储量丰富的油气资源。

第三,对于页岩油开发与石油出口两个领域,拜登政府态度则更为暧昧:与大力呼吁禁止页岩油开发与石油出口的另一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不同,拜登明确表示不会禁止页岩油开发,对于石油出口则未发表意见。

拜登若当选并兑现其能源和环保政策,直接的影响除限制能源工业的开发范围,还大大增加了能源行业的边际成本和机会成本。已经在与新能源的竞争中处于下风位置的煤炭行业将面临雪上加霜的局面。而页岩油产业则会因禁止在公共土地和水域开采新的石油和天然气一项政策,面临大约200万桶/日的减产,这部分市场份额或被沙特或俄罗斯取代。除此以外,如果拜登当选,能源行业下游的化工行业也面临更严格的环保监管和更高的财务成本,从需求角度冲击整个能源行业。

美国大选将如何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和能源行业?——特朗普与拜登的政治经济政策差异